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开奖结果王中王504 >

离开大厂后我在非洲「发财」

发布日期:2021-09-16 19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着镜头做饭的非洲朋友们,一个个说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,却能熟练地倒油、颠勺,甚至能做出不少年轻人都掌握不好火候的菜——火锅鸡、黄焖鸡、红烧带鱼……

  据《中国非洲投资报告》,2000年以来,在中非合作论坛推动下,中国民营企业逐步成为中非经贸投资合作的主要力量,正在经历从“走向非洲”到“落户非洲”、再到“扎根非洲”的转变。

  “假如说在非洲创业是四两拨千斤,那么在国内想拨千斤你可能需要先有2000斤。”一位在摩洛哥创业的90后如是说。

  与国内的创业环境不同,这里是一个近乎未被开发的新生市场,很多行业刚刚起步,机会多,竞争少,更不用说,高速的人生增长和廉价的劳动力。

  有人在非洲近十年,靠着“本土化经营”踩在每个风口浪尖上;有人在前老板的介绍下,当起了农场主;有人趁着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在非洲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;有人从大厂离职,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产品梦;也有人充分利用新模式,做起了视频博主……

  提起中国人在非洲,或许大家想的都是政府的各种项目、基建,其实中国私人商业在非洲已经有了很多年的发展。

  2017年,麦肯锡出过一份“龙狮共舞”报告,讲了中国企业对非洲的投资,当时还在麦肯锡洛杉矶办公室做咨询师的我,读了这份报告,觉得非洲经济发展还是挺不错的,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落后。

  2019年,可以说是好奇心驱使,我向公司申请“薪资减半”来到了麦肯锡肯尼亚办公室,看看非洲的经济发展与生活环境。

  到去年4月,我在麦府呆了近5年。服务了各行各业的客户——从大公司到国际组织、非营利性机构,我觉得自己在麦肯锡收获颇多,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,应该去做一些新的挑战,可以让我觉得自己是有影响力和有意义的。

  我和当时的老板聊起关于离职的事情,说自己想去一个偏向创业氛围的公司,去一个自己不太了解的领域。我告诉老板:“我准备辞职了,你要找人来接替我啦。”

  老板是一个非常好的人,他也有一些情怀吧,希望帮助一些对国家发展真正有想法的人。他说自己投资的一家农业公司正在找合伙人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

  虽然没接触过农业,但另一位创始人Peter和我很合得来。Peter是土生土长的肯尼亚人,年纪大我很多,农业经验丰富。他很热爱农业,从小就在家里阳台种东西,而我也相信农业在非洲未来的发展。

  或许我留下来也不错?不是说我的抱负多么远大,想完成什么使命,只是单纯对这一新的领域比较好奇。

  我加入了这家创业公司,正式成为了一名农场主。Peter和我背景完全不同,但是却很互补:他可以负责生产、技术性的工作,而我负责运营、流程、销售等。

  一开始我没有团队,一个人要做好多事情。那段时间我完全不需要设闹钟,因为每天一早都有急事会把我叫醒——凌晨两点,司机会给我打电话让我支付当天的油费;凌晨三点,我要亲自跟夜车送货,在非洲最大的贫民窟里卖番茄;开车途中,我还要打开电脑批复邮件……

  慢慢,我开始招财务、招人力、招管理……我没有相关的经验,所以招的人都是有经验的,我也更相信他们的看法。有人专门管物流,有人专门管销售,有人专门管仓库,一个真正的组织架构慢慢建立起来,我也没有最开始那么紧张了。

  我给他们制定了一套汇报制度。他们都不会做汇报,一直以来也没汇报的习惯,需要我跟他们讲怎么做汇报。给他们搞个Excel表格,制定个模板,教他们如何根据指标衡量自己的表现。

  有一次,我的仓库发生了一起偷盗事件:有人偷偷拿了几件工作服,被保安发现了。我本以为偷东西的人是新来的,没想到却是位我很熟悉的姑娘。我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,硬是做不到狠心说开除。最后还是给Peter打了电话,拜托他第二天出面解决。

  后来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去认识了一些行业内的“大拿”,听到了更多稀奇古怪的偷盗方式和各种解决方案。例如保安要用来自非当地部落的,这样不容易和当地员工串通;每两个月就要换一次保安,以免他们和员工混的太熟。

  创业就是永远都在解决问题的路上,像一场打地鼠的游戏,这里打掉一只,那里又会冒出来一只——拦路收小费的警察、狮子大开口的城管……

  但问题再多,也一个个跨过去了。这是一个不断精益求精的过程,不可能一下子从零到一,但是要保证每天前进的方向是对的。

  非洲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合发展农业,地好空气也好,一年都是二、三十度的天气,连种都没问题。唯二的阻碍就是科技的发展与农业人才的缺乏。

  这些都是我们想要去解决的。怎么在这里打造出一个可以变现并且可以规模化的的商业模式,这样才能真正地把非洲农业变成一种可持续。

  非洲也有不少中国农场主,但大多针对的都是中国客户,种中国人爱吃的菜——四季豆、中国黄瓜,然后卖给中资公司、中国餐厅。市场虽然不是特别大,但单价相对高一些,是种不错的模式。

  但想要真正做本地市场发展农业,难度高不少。肯尼亚的农业还是小农经济为主,95%的农民有着一亩三分田,可缺乏投资和技术,多数还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。农业领域的投资不像互联网和金融行业,并不挣快钱,毕竟开个地都得大半年的时间。长时间的投入与周期,也许要花很多年才能看到成果。

  凡是在这里做出一些事业的人,都是生长了很多年的,花了很多时间。在非洲,基本上做任何事都是需要耐心的,它不像国内那么快。在这里看不到任何一个焦虑的非洲人。有时候我觉得问题已经很大了,他们还都会挺放松的。蛮好的,这样不会传导一种焦虑的情绪。

  非洲是个神奇的地方。它能让人看到太多力所不能及,放弃了改变世界的抱负;也能让人看到机会和希望,甚至让我这个胸无大志的人开始发自内心想做点事业。

  我希望可以在这份工作里得到学习和成长,也有机会证明——非洲农业大有可为,在非洲这片广阔的天地上,农业可以可持续地发展,对自然环境的改善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都能作出贡献。

  不少人问过我,非洲的经商环境如何?六个字来形容,就是“浪急”、“水深”、“有鱼”。

  360行,行行出状元,每个行业都有机会,有人能赚钱,有人赚不到钱,关键是怎么把握机会。

  2012年毕业后,偶然一次饭局,实习单位的经理给我提供了一个信息,说可以去看一看非洲的红木进口有没有市场。

  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我考察了八个月左右,研究了非洲的花梨木、刺猬紫檀,跑遍了浙江东阳、广东中山等市场,问了大概一百四十多个客户对于红木是否有需求,一百多个客户给我的反馈都是:只要有货,肯定会要。

  当时我就发现,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,而且国内的客户热情很高涨,一直追着我要红木。我就觉得,哇,这个事情是可以做的,反正我也喜欢折腾。

  2013年,国家正号召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,算是“天时地利人和”,我在宁波市镇海区的大学生创业园注册了公司,带着补贴和自己攒的共5万块钱,一个人来到尼日利亚,开始做红木生意,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  万一创好了呢,那就是另一种人生,大不了失败后回去工作,反正本来也没什么钱。

  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大人口国,两个亿的人口基数非常大,商业机会也比较多。这里作为红木的产地,我能提供给国内市场的供应链是最优质的,这是最大的优势。

  我到网上寻觅了一番,认识了一些国内的厂家,也在QQ群里加了一些非洲“著名”华侨,跟他们聊了聊,有时候也会到家里去拜访他们,了解了他们的人品。慢慢,也成为了朋友,他们对我特别照顾,几乎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  他们会给我介绍一些人脉,比如会计师、律师、酋长、代理商、供应商等等。现在负责出口的黑人代理商,就是一位朋友介绍给我的。

  有一次,一家山东的阿胶厂联系我,问我是否有驴皮,我想着这或许也是一个商机,不如试着做做看,就跟一个黑人供应商说要买驴皮。供应商告诉我要先付定金,他会去山上的一个地方帮我拉回来。我给他打了200w奈拉(尼日利亚法定货币),折合人民币近4w。后来他给我打电线w奈拉,我给他打过去了。结果没两三天,他说车子又坏了,还要50w修车,我又给他打了。

  打钱之后,他一直没消息。过几天才回来,我却发现一点驴皮都没有,被他骗了。

  在非洲的创业者时常会认识些不靠谱的供应商。后来我们达成了共识,统一了口径——货到工厂再付钱。

  国内对同行竞争一般是“深恶痛绝”的,大家会觉得,你抢了我东西,我就要想办法抵制你。而我们非洲创业者,没什么竞争关系。毕竟都在异国他乡,都凭自己本事,你要是拿到货了,自己去做就好,我们不参与,也不涉足,还都会祝福你,替你开心;你没拿到货,下一个人就再去谈,谁谈拢货归谁。

  非洲有很多商业机会,因为它的工业几乎为零,95%都是靠进口,靠made in China。以前中国人都是做外贸出口,大家都“躺”着赚钱,直接把国内的拿过来卖;现在是第二阶段,中国人在非洲开工厂了,橱柜厂、瓷砖厂、水管厂……靠深耕当地市场来赚钱。

  做了几年的开发商,红木市场的门槛越来越高。恰逢尼日利亚政府鼓励我们做深加工,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。2017年7月,我在尼日利亚奥贡州开了第一家红木家具厂,从做贸易的开发商转向了做实业的供货商。

  动工第一天,厂门口来了二十多个骑摩托车的小伙,讹钱,否则不让挖掘机进厂。我找来了我的黑人经理,他在当地还挺有威望的。在他的处理下,我给那群小伙发了2w奈拉(人民币400元),又给每人买了瓶可口可乐,他们就再也没来过了。

  动工第三天,厂里工人开始集体罢工——我要求周末与平常一样工作到五点半,但他们想工作到四点。我就跟他们开会讨论,折中商量,最后给他们制定了“大小周”——这周末工作到四点下班,下周末就工作到五点半。

  开工第三个月,当地的环保局又来给我贴封条。因为做家具有很多废屑、木头,他们觉得污染环境。我就找到当地的一个木材协会会长,让他出面帮我解决。

  不用说一些小事了,员工偷电线、推卸责任更是时有发生。这里的员工整体素质不是那么高,做事都是“不痛不痒”的,不像中国,领导什么事情交代下去,员工都能完成、能执行地很好。

  在非洲创业,无论是员工、当地政府,还是合作伙伴,各方面关系都得维护好,这些都是必修课。

  在非洲做红木的中国人有七、八十号,开家具厂的也就六、七个。2018年,我开了第二家红木家具厂,算是站在了家具厂的风口,“坐拥”了当地最大的红木家具厂,也为近400个非洲人解决了就业问题。

  2009年,因为公司(一家央企)外派,我作为企业常驻人员在坦桑尼亚从事国产民用飞机的出口工作,由此揭开了非洲生活的序幕。

  奋斗了近十年,从普通员工到处级管理岗位,我对非洲的风土人情、政治经商环境以及为人处事的道理有了更深的理解,和各行各业很多专家成为了兄弟、哥们儿。

  2019年,一位在乌干达做生意的大哥把二手服装产业的一些供货商、行业内部的秘密都分享给了我。在他的帮助和引导下,我辞职做起了二手服装批发,在肯尼亚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  大家都以为二手服装市场是个暴利行业,因为它几乎都是靠大家的捐赠,或者是走街串巷用低廉价格收过来的,没什么成本。实际上这个行业早就过了暴利期了,线年前。www.388818.com

  但是这个市场需求是一直存在的,衣食住行始终是老百姓的刚需,加上非洲人民的消费能力有限,所以二手服装始终都有市场,只不过是薄利多销。

  例如我们在国内出口一个集装箱的衣服到非洲,货值是30w人民币。卖给非洲当地的批发商,如果卖好了我可以挣1w美元,毛利率水平还是可以的。

  一般二手衣服会在国内的分拣工厂人为分拣,整个行业最大的猫腻和风险就是在这里。货分三六九等,它不可能把好货都卖给一个买家,会有一个配比,就跟煮一碗五谷杂粮粥一样,小米、大米、红枣、芸豆,这些东西都得有。

  分拣工厂的工人特不愿意接我们中国的买家,因为我们懂,而且我在国内有监督团队,没办法让他们糊弄。比如我定了两柜货,加衣柜一共54吨,里面大概上百万件商品,我能不能盯住这些东西就很重要。

  柜盯住了,那些工人挑的衣服就会比较好;柜盯不住,他就会给你装两柜“垃圾”运到非洲来,你打开柜门就完全傻眼了,这不赔完了么?这就有很多不确定性。

  在非洲的二手批发市场,全部是现金交易。每次交易要拿一大蛇皮袋子的钱,点钱、存钱都有风险,偷偷摸摸、丢货少钱这种事更是时有发生。

  2017年5月某个礼拜天的上午,三个持着枪的劫匪跑到我家,抢走了放在家里的大量现金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抢劫,他们埋伏了两个星期,剪掉了整个大楼、街道的CCTV。

  2018年,我的一个批发档口也被持枪的歹徒抢劫了。直到现在,我依旧位居全肯尼亚被抢劫现金数目榜首。

  大家都是在和平年代长大的,被手枪顶过脑门子和胸口谁能不怕啊?为了安全,我想,要不从二手服装批发转向做精品二手服装店?

  这些年我对这个行业、对客户早有了解。例如我知道男士牛仔裤要想很畅销,一是颜色要深,黑色到深蓝色;二是裤长要长,因为非洲人四肢比较长;三是牛仔裤要有品牌,比如Levis、Lee等,非洲人也认牌子。

  到现在我的二手服装已经发展了12家零售门店,分布在肯尼亚的各大城市。用一句时髦的话讲就是“本土化做得比较好”。无论做什么行业,只要对当地环境的熟悉程度、应变程度高,跟当地人工作的配合程度好,几乎都是有钱赚的。

  非洲是一个冒险者的天堂,这里有世界顶级的野奢酒店,展示着荒郊野岭的奢华和狂野;这里有马赛马拉国际保护区,上演着最壮观的动物大迁徙……当然,这里也有着不是很完善的政治与经济条件,对于创业者来说,会有一些风险,同时也有着更大的机会。

  毕竟非洲是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,在这样一个嘈杂的环境中,法律法规“形同虚设”,执行遵守的人少之又少。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去“搞关系”,去处理城管、税务、移民局、警察局等带给我的各种各样的不愉快。

  相较于国内,非洲的就业环境会更好一点,机会多一些,竞争少一些。国内每个行业都做得很成熟,新的东西出来,大家蜂拥而上,马上就给它做死了。

  去年,因为疫情我成立了新的公司,申请了医药器械的资质,对防疫物资、医院的医疗器械以及药品,我们都有进口权和销售权。

  做生意,就要因时而变,市场需要什么,我掌握什么样的资源就去匹配。现在的商业环境,不给任何人思考的时间,看好一个事情就要马上执行,这样才有机会。

  很多时候,大家都是瞻前顾后,要做好调研、做好风险分析,等这些东西好了之后,时机就错过了。

  做好了只能在宿舍自重锻炼的准备,在新买的kindle里下载了很多电子书,我坐上了去肯尼亚的飞机。

  和大多数人一样,在来到非洲前,我对非洲的印象就是落后、破旧——原始部落一样的茅草屋,走的路都是那种泥巴路,住的房子和乡镇自建房差不多,网络最好也就是3G网,网速还不咋地,刷微博、打视频电话什么的想都别想。

  落地后,我发现这里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落后。可以办4G卡,网速好像也不错;超市与国内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基本物品都有。

  我的主要工作是运营,平时会关注一下非洲市场在发生什么事情,如和在非洲做数字服务的人对接资源,交流现在有什么新兴的行业在发展。也会定期去见一些非洲当地的普通人,了解一下年轻人玩什么,消费习惯是什么。

  我发现非洲的年轻人没有储蓄的习惯,但他们又很乐于消费——没钱的时候,哪怕买一瓶啤酒、买一个手机都要超前消费;而且在非洲,借钱的难度比较大,因为这里整体社会信用体系不是很高,朋友之间借钱都很难。

  如果能有一个产品,在他们着急的时候,给他们一些钱,在他们能接受的范围内设一些利息,等他们拿到工资的时候再还钱,当地人一定是很乐于有这样一个东西。

  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些“天马行空”的想法,做一个产品也好,打造一个品牌也好,签个单几千、几百万美金也好,我想要获得这些成就感。

  在公司呆了两年,自己的技能水平触达了天花板。再往上升,也只能是做一些所谓的管理,对职业技能没什么突破。而且这里时间太不自由了,有时候一个项目做起来,一整年都没办法回国。

  所以2018年11月,我离职了。联系了在非洲当地的投资人——他之前在非洲做传统行业,有一定的财富积累,想转型只能找我这种科技行业的人来合作。张罗了几个月,19年末,我们的产品上线了,一个消费贷项目。

  我们的主要优势就是属地化和本土化做的好一些。很多人来非洲创业失败,很大原因都是对本地市场没有做太接地气、太深入的调研,凭想象把国内的很多东西照搬过来,这是完全行不通的。

  大多数人对于非洲创业还停留在——是不是随便带点什么东西过来卖就能发财?其实不然,与十年、二十年前相比,想要找到一个竞争很小的产业,是很难的,几乎各行各业都有中国人的身影。

  国内市场的打法是天花板很高,非洲市场的打法是竞争门槛较小,尤其是一些比较新的业务。如果上一辈的非漂创业是靠吃苦耐劳,那么这一辈的非漂创业更多是要靠模式创新和本土化运营。

  我们年轻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正是如此。我们会有更多的意愿去了解非洲当地的的年轻人、当地的未来以及当地创新市场的发展,从而我们结合国内科学的运营方法论,用数据化、量化的方法来运营企业,运营自己的品牌。

  我曾经和国内大厂的朋友聊过,自己要不要回国重新进大厂。一位级别很高的劝我:“想都不用想,就算现在回来,有一天你还是会出去创业。无论级别高低,只要领导来一个电话,要求明天交一个材料,写一个项目,不管你今天有啥事,明天都得完成。”

  作为东非门户,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也算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,2019年人均GDP达1925美元,Facebook、谷歌、微软,甚至星巴克,都在这里成立了分支机构。

  较于国内,肯尼亚的优质资源竞争并不大,包场健身房和游泳池是常有的事,网红餐厅从来不需要排队,夜店、酒吧这里也有。

  跟中国肯定是有很大差别,比如没有国内新兴的剧本杀和桌游,却并不枯燥。每天找个餐厅坐一坐吃顿好的,周末开车去个花园类型的景点,还能抽空去旅个游,也算是“逃离内卷”的一种方式。

  我觉得年轻人,与其受不了国内的大环境而躺平,不如来肯尼亚、南非这些非洲经济好一点的地方体会一下,过一过自由一点、有品质一点的生活。

  从2017年,被一家建筑公司外派到肯尼亚做项目管理,到环球旅行途径埃塞俄比亚、卢旺达,再到现在工作的多哥,走过了9个国家,我觉得非洲在未来10年、20年必将成为一个机遇。

  网络上有些博主,找到当地的非洲人,拍一些搞笑的、做饭的视频,一味地想去搏眼球;片面地拍摄素材,用“踩高捧低”的姿态去看待非洲,一味地去找优越感,说非洲如何野蛮与落后,这是不负责任的。

  2020年11月,我开始在视频平台上分享自己在非洲的真实生活。我希望能为大家客观地展现一个真实的非洲,改变大家对非洲的刻板印象。

  做自媒体不容易,要呈现好的内容,就要提升视频的质量。在拍摄前我要构思,写文案、写稿子,还要了解当事人的背景,根据他的背景去琢磨一些问题——哪些问题能问,哪些问题不能问,这个过程是很费时间的。

  还会遇到一些社会上的问题——有些人不愿意被拍摄,会拿手去挡镜头;拿着相机去街上拍,也容易被偷抢。

  一开始,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方向的视频,都是看到粉丝的留言,“小钟我想看你去拍非洲当地市场”,我就去拍市场,“小钟我想知道非洲餐厅的真实情况”,我就去拍餐厅。

  不要小看年轻人在未知领域的好奇心,尤其是在美食上。今年3月,我在视频中分享了非洲的街头小吃,B站播放量竟高达125.7万,YouTube播放量为69万。靠着观众的反馈,我对自己的定位更清晰了。

  我开始带着大家探索非洲的市集,参观非洲的市场,揭秘非洲的巫术,品尝非洲的美食。用相机,我记录了当地人是如何工作的,分享了当地人的传统文化、宗教信仰。

  目前非洲大概有13亿的人口,中国人的数量大约在200万以上,但是在一些小的国家,圈子还是蛮小的。我女朋友在多哥生活了4年多,会积累一些相应的人脉与资源。靠着这种关系网,我邀请了一些在非洲上学的中国留学生、在非洲学校教中文的70后妈妈、在非洲打拼的中国年轻人等,分享他们在非洲的真实生活。

  有时候,我还会在网上找一些潜在目标,尝试用Facebook给他们发私信,邀请那些非洲歌手、高端服装店店长等分享他们的故事,为大家呈现一个更真实的非洲。他们知道,非洲其实在全球的声音都是比较小的,刻板印象也是存在的,他们也希望通过我的渠道去发出一些声音。

  一直以来,中国自媒体人在海外的声音都很小,影响力也不大,YouTube上看到的中文博主几乎都是海外的华人。

  既然现在有了一点点起色,希望我能以中国人的身份,在海外平台上展现中国人的声音。